台湾社会烂不到现在这个样子,这个秋水与长天相逢的季节

人才发展

文/花汐颜
一记秋韵时光,心落沉香,墨染秋华,爱与梦挽手成歌,秋风能解意,读懂岁月的温情……
这个秋水与长天相逢的季节,千般诗意婉转低回,澄澈一份初的清美。眉间落花深,心绪轻若羽,写下一个被风拂过的名字,生动,清脆,摇响岁月窗前的风铃。水流风歌,花谢悠然,只为那含笑一顾的相视,不觉光阴凉薄。淡看繁华开成落寞,指间拈花,点染一个明净的秋;多少落霞孤鸿的眷念,都化作心怀里盈盈暗香浮动。
善变的人世,有人种因,有人求果,也有几多舍不下的柔情。心中壮丽的山水,是与你穿越风雨的一程程曾经;好的年华,感恩你从未缺席。一溪云水途经,竹风伴雨凉,许多风尘故事,为之止步。若将人生修行的如此诗意,寂寞苍茫种种,终归于尘埃,百年光阴,怎不贞亲。蔷薇泡沫,不是童话,那是理想之爱开的花。你说,你为锦瑟,我为流年,在年华老去之前,我们还能相见,任何颠簸的奔赴,都值得。
这个少雨的秋,薄云系不住沉甸甸的心事,牵挂无声,绾成指尖染香的诗句。日与夜的温差渐分明,冷暖交割的时间,思念也有落差。留守的等候,是一阕放凉的秋词,平仄间落满尘埃,自己却认真着每一场秋风的承诺。深情永不苍老,秋水潋滟的眼眸,已然是这个季节美的点缀。落花来不及表明心迹,随一阵浅风遍访光阴。岁月的枝头,红透的秋叶将一枚思绪压弯,流年的陌上,是谁以初的虔诚,信守一个清瘦的约定。
近看多了千回百转的故事,结局都是初心不忘地在一起了,感觉人间还是有真情的,就像发自内心的笑容,温暖又美好。幸福是有形状的,那就是心的形状。只要你肯坚持自己的认定,命运也会低头。即便逃不过劫数考量,缘分终会善待有心人。
我们的人生际遇,总是恰逢其会、猝不及防地开始,结局大多是:花开两朵,天各一方。主题与插曲,多少情歌,唱的都是路过。而我清晰地记下了一个个人名,一场场欢笑,一段段哭泣,一张张对得上号的脸。沉没的日子,内心永远有光,破产,重建,都有足够勇气。人生,这出戏,大段大段熟悉的对白,有人陪着演绎。就算忘了全世界也忘不掉的约定,是你终点处的等候。
张小娴的《离别曲》说:“回忆是不朽的,是对时间的一种叛逆。”。我对时间从未背叛,真诚相待,十分认真地过每一天;却也不曾放开拉着旧念的手,更不曾这样地想过。脚步一直向前,生旅充满意外,而爱与回忆却扎根在心灵的土壤,犹如一个深爱着的人,陪着自己一生成长,直到光阴老去。如此,我更明了人生荒芜中的期待与苛求,如此,也可说是一种自给自足的温暖。
时间,没有为你停留,走过那些自省与成长的岁月,陌生的风雨里,总有人与你天各一方,两两相望。错过那些和你谈人生的人,不慌不忙的路上,你会遇到一个让花月有颜色的人。他说:只要后是你,我就在终点等。不经意的流年,早已将故事结局写好。足够做一生的梦,一旦相逢,地老天荒。
三毛说,这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小半生,曾遇见过真的明眸,来不及告别的,那么就一直感恩记得。山水隔不断的相逢,不必辛苦寻找,梦里也能牵到的手,一起认真地老去。现世光阴,那么自然明亮,又何必执着于永恒的时间。当所有阴差阳错都随繁华落幕,安心的幸福,就是有爱陪在身边。或许,没有多么华艳,只是一种即使沉默少语,也能感知的温暖存在。
当季候卷起风沙,过往变成童话,午夜电影的对白,多少人倒背如流,又有几个懂得体恤和心疼,痴痴傻傻的,只会给人笑话。经历无数岁月后遇到的人,会真心真意陪着自己原谅那些不更事的年华。时光流转,倘若不经意再遇见,回眸送一个微笑,眼神飘出一句话,只想告诉你:我已在尘埃里开花,你也要学着放下。
一首夜的钢琴曲,流淌在秋意渐浓的时间里。一轮明月,默默勾勒着远古相思的模样。偶有寂寞柳风,轻轻翻落心园的一树秋花,沉甸甸的断想,叠成字里行间的迷离,经几番流落,化作一纸平仄有致的嫣然诗语。谁的眼神,泛泛凄清,心怀汇懂的分寸,宛若潺潺清溪。世间风物,幽凉于烟火檐下,水泽处轻漫的流云,听取了光阴深处,一声悠长的叹息……

闲人查了一下,觉得还真没人往深里究去,或者没有认真地去梳理。现在试述一二,以待大方之家。

时间:2017-07-05 23:1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总结一下,台湾人的构成:原来日本人皇民化教育下的一代以及他们的后代,这里有给日本人卖命而发财的得志的,在大陆称之为汉奸;有沉默无语,谁来都忍气吞声过自己小日子的大多数,也有个别中华意识未泯,仍念自己是中国人的民族精英,包括连战家族。后来跟蒋介石一块逃去的达官显贵及其追随者,不包括被裹协去的贫苦人以及一般士兵。哪一个是和共产党一心的?哪一个不是和共产党有仇的?当年老蒋活着的时候,整天叫嚣着要反攻大陆,他凭什么反攻,他靠谁反攻?还是靠跟他去的那帮子人?

指尖拈花,点染一个明净的秋

可惜形势比人强,他们没料到CCP不仅没垮,反而路越走越顺,自从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增长竟持续三十年而且还在增长。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当然政权的合法性,稳定性也越来越巩固。这都是他们没有料到的,也是让他们绝望的。在光复大陆无望,国际空间又极度压缩的情况下,台湾人的悲情再次迸发,这回真的要走台湾独立之路了。

从一八九五年开始,到一九四五年结束,日本在台湾整整殖民统治五十年。五十年间,不断的杀戮,不断的扶持,不断的洗脑,不断的分化,还有恶毒的皇民化教育,使得绝大多数台湾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他们就认日本是祖国,李登辉只不过是这批人中杰出的代表而已。所以当二战结束,日本战败时,台湾人那种如丧考妣的失落感也是可以想象的。但转眼间,有人提醒,说,日本战败,我们要回归中国,中国是战胜国,所以我们没战败。这一下子,又改变了台湾人的情绪。

为了巩固这后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两蒋在台湾苦心经营,经济上用从大陆运去的大量财富进行建设,政治上就是白色恐怖,强化中华文化教育,目的就是要泯灭台湾人的主体意识,让他们有大中华的情结。但强制进行的教育成果,一遇到台独,如同白雪上浇了开水,不几年就消融殆尽了。

如果大陆一直贫下去,一直衰弱下去,以致军力没军力,经济没经济,十三亿人整个一个丐帮集团。大家放心,台湾人绝对不会闹独立,他们比谁都认可中华民族,认可自己是中国人。为什么?因为他们有希望,希望早日光复大陆,早日兑现蒋介石给他们开出的每人多少多少土地多少多少银钱的光荣券呢!所以李光耀给我们开出的药方,走富强之路,无论怎么看都好象不错,想当然的以为,只要我们大陆发展起来了,台湾自然就会民心思归。事实证明是错误的。但为了让去台湾那部分人永远心存幻想,让大陆人民永远穷下去,恐怕也很荒谬!李登辉刚当政那会儿,”中华民国国家统一委员会“不是还制定了《国家统一纲领》吗?也就是说,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台湾当政者还没放弃统一中国大陆的希望,因为他们看到了苏联的解体,看到了东欧巨变,他们认为大陆的共产党早晚也得走那条路。到时候,就是台湾的”中华民国“光复大陆的机会。

这里有家国仇,有民族恨,也有血脉相连的亲情。总之,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缘,使台湾人迷茫,身份认同错乱。再加上当政者近三十年去中国化的台独教育,使得他们认同中国是祖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产生了严重障碍。蔡英文说台湾年轻人是天然独的一代,这是胡扯,怎么就天然独了?那是你们毒化教育的恶果,是李登辉陈水扁们给台湾年轻人造的孽。

所以,不仅是原来的日本皇民余孽要求独立,正儿八经刚从大陆迁去台湾的所谓外省二代们也和他们沆瀣一气要求独立了,为了表现得更积极更进步,甚至比那些日杂们更嚣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