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已经没有建群的想法了,只是田间地头的人们还在不断忙碌

联系我们

十月的农村除了遍地荒凉外,还格外的冷!远远近近,到处是霜打过的痕迹,远处树梢上还耷拉着一两片尚未被风吹落的树叶!轻轻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瞬间就是一团雾!路上少有行人,只是田间地头的人们还在不断忙碌,牛儿吃力的拉着犁,顺着前进的方向将脚下的泥土分成两半,圆圆的鼻孔里不断呼出白雾,空中挥舞着的鞭子在空气里发出啪啪的声响,不一会功夫就翻出一大片的地!

以前读中学的时候,大家都用
QQ。那个时候我特别想建一个群,朋友们可以聚在一起聊天,把寝室的深夜卧谈移到网络上,随时随地都可以聊,不限时间不限地点,想想就觉得很爽!
中国论文网
可是QQ建群是有条件的,要么得有会员,要么QQ等级有一个太阳以上。那时穷,舍不得花钱,只好天天挂QQ,升等级。当等级终于升到太阳后,发现已经没有建群的想法了!因为我快毕业了,该为工作发愁了!
如今微信普及了,建群十分方便。一两秒就能建一个群,且建群数量不受限制,大家都是一言不合就建群。
一起出去玩,拍了照片,想要共享,就建个群。一起跑步,一起骑行的,建个群。一起吃早餐的,建个群。喜欢看美剧的,建个群。临时想邀三五好友聊一聊热播剧,建个群。
稍数了一下,我进了四五十个群。有的群从开建的那天,就誓要把群员的手机炸成陀螺,稍不注意就是几千条消息。有的群也就刚建的时候有人嘀咕几句,之后沉入茫茫的信息海底。以至于所有的群员都找不到它在哪儿,也可能记不起它的存在。
有的人建群有瘾,毕竟稍微动下手指,就能组织起一个规模庞大的团体,可以抱团取暖,纵情高歌,比现实中高效方便多了。所以,但凡有个建群的理由,就开始拿出手机拉人了。
所以我总是莫名其妙地被拉进各色群里。就像你走在路上,突然一群人跑过来,把你拽到球场上,给你套上球衣、大裤头,扔个篮球给你,你就得跟着他们跑起来。折腾得筋疲力尽,才出球场。你又被另一拨人拽到一个烟雾缭绕的舞台,给你套上花枝招展的戏服,架好话筒,就示意你该唱歌了。
这些都不需要征求你的同意,也不给你切换的准备。而且翻一下群名单,都是熟人,还不好意思发火,挺招人烦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建群者都是一时脑热,起码在拉人的时候他们还是有规划的:这个群聊文学的,那个群聊做菜的,另外一个群是分享资源的。想法是好的,结果却是不可控的。
大部分群发展到后都是用来扯淡的。广告与口水横飞,动图共红包一色。毕竟这才是如今网络环境下群体生活的常态。
每个群里能扯能唠叨的,总是少数的几个人,他们贡献了整个群九成九的活跃度。这也符合现实生活的规律,大部分的话是从少数人的口中讲出来的。
大部分人刚进入群时,还有融入群体的念头,他们守在屏幕前关注着别人的聊天内容,寻找可以进入话题的契机。终于等到可以接的话题了,喜出望外,赶快组织语言,讲一个自己经历的故事,或者在网上看到的段子,刚一发出去,就迅速被别人的消息刷屏了,没有人认识你,就少有人会搭你的腔。你兴致满满地捧出你的热忱,却得不到任何人的回应。
许多新人尝试性地发几条默默无闻的消息后,觉得自讨没趣,只好再次潜入水底,有时间的时候点开看看,欣赏一下活跃者的风采。群活跃者在某种意义上,给群聊加了隐性的门槛。新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和一定的个人魅力,很难从融入群聊中,找到可以维系下去的乐趣。于是群聊很容易就成了少数人的舞台。
大部分群中,妹子都是其中的稀缺资源,跪舔者众。一旦有冒犯者出现,必是群起讨伐之。
大多群都是僧多粥少,于是妹子多的群就备受追捧。妹子数量成为不少群吸引人的关键词,就像房地产广告中的“双地铁”和“三面环湖”一样。
为了提高群的核心竞争力,很多群主只拉妹子,对汉子都是爱理不理。有的汉子不依不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动了群主,允许进群后,还必须发几个一定额度的红包,否则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被撵出去,想想也着实可怜。男女不平等,真是处处都有体现。
有人说,群聊太浪费时间了,大多都是垃圾信息,少有深度的内容。我觉得这种想法挺搞笑。群聊本来就是大家唠嗑的地方,相当于以前的茶馆,大家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家长里短。谁说它需要承载提供深度内容的使命了?你要看有价值的东西,你去图书馆啊。
就像着名主持人蔡康永说过:想在电视里找深度的人,大概搞错意思了。深度无捷径,只能自身学习思考养成,你把账赖给电视,真是耽误了自己。
电视是这样,群聊也是这样。这本是一个放松的地方,找什么深度啊。你板着个脸说这不行那不行,这个话多,那个净发些没营养的。就像去个游泳馆,非要指责别人衣服穿得少,那不是搞笑吗?
不要尝试在群里寻找意义,放松才是群聊大的意义。
现在大家自我意识觉醒,没有特别的事,去打开别人私聊窗口扯上一通,很有可能会引发反感。一者是,不见得谁都有时间听你发一通莫须有的牢骚。二者是,别人可能会想,你跟我讲这些,背后的意思是什么?
可是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好吗!
于是我们发现,自己虽然加了几百个好友,能够随时拽出来聊天的并没有几个。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群聊的意义,一大伙人总会有人跟你一样闲得慌,有时间。而且你在群里开启一段唠叨,并没有人会觉得你有病。就像你在游泳馆穿上三点式一样,有什么不对?
所以群聊有意思的地方是,你闷了一肚子的牢骚无处发泄的时候,这里可以给你提供一个舞台,让你尽情释放,还会有一帮朋友嗑着瓜子看你摇摆,不时还会有人上来跟你共舞。你的舞步怎么魔性都没有问题,只用跟随你的内心,只要不踩着别人的脚就好。
当然这也算某种理想状态,并不是所有的群都有这样一些温暖的观众,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一个彼此弱关联的团体中待得长久。毕竟再好的社交工具,后的落脚点还是人。在如今这个压力如此之大的社会,有这样一个群也是一笔财富。
虽然大家都是一言不合就建群,你也经常毫无防备地被拉进一些莫名其妙的群中,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躺下来享受吧。我还是希望你有这样一个温暖的群,它可以成为让你内心肆意徜徉的后花园。

好久没回家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背着书包去了车站,他今年大一,或许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总是小心翼翼,在自己座位号旁确认了好几遍无误后才坐下!火车上的人到不多,零零星星的到处出是空坐!

整整坐了八个小时的车,到家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母亲知道他要回来早早的做好了饭菜!此刻饭早已冰凉,只是他们因为等待而忘记了饿。农村——用盼望点缀希望,目送着儿女远去匆忙,用一口田换来一家的粮,不记得几时过年,只是一年到头从头到脚的忙!

回到家,母亲接过他的包,然后又热饭!他习惯了坐在燥边,因为以前一家人总是围着灶,暖烘烘的!

母亲将饭热在锅里,然后在炕头的麦草里摸出一颗鸡蛋,熟练的打碎捣匀,然后用开水冲开,随着手中筷子的不停抖动,不一会,一碗热腾腾的鸡蛋花就做好了!农村的鸡蛋花总是夹着一股子的香,从小到大他都喜欢喝,尤其是母亲搅过的鸡蛋花,除了鸡蛋的香,还有家的味道!

母亲小心翼翼的挖了两勺糖,然后用筷子搅拌均匀后递给他,说喝完好吃饭,他要和母亲分,母亲不让,拗不过母亲,只好一个人默默喝下!

不一会,饭也热了!一碟土豆片,一碗春菜抄肉,只是肉很少,还有一碗瓜汤!母亲盛了一碗饭递给他,然后将昨天的剩饭热了吃!吃了又热热了又吃的剩饭,一年到头总围绕着母亲,好像永远也吃不完似的!

早上他起来的有点迟,八点了还赖在床上,或许是冷的缘故罢,总也不想起来!他起来母亲饭已经做好,母亲正唤着鸡喂!他瞅了一眼鸡窝,空唠唠的!这几天鸡都不生蛋!他记得上学前几天母亲就把家里所有的鸡蛋都卖了,后来零零星星的也都攒着卖了,她自己连一颗都不曾吃过,却把后一颗鸡蛋偷偷攒下来留给了儿子!一个母亲的世界很大也很小,大到可以容下子女们的一切,小到只有一个家和家里的一切!不曾记得自己新的衣服是哪一年买的,只是上面窟窿上的布丁早已脱落!

习惯了将就,将好的留给了子女,选择将自己默默遗忘!有一天,家里又添了新人,才发现自己已经老去,只恨流水一般的时光,带去了人的一切,留下的却也微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