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有真正拥有孝庄,病人都是在手术当天住院

联系我们

也没有真正拥有孝庄,病人都是在手术当天住院。有好多歌曲或故事,把“江山”和“美人”相提并论。其实“江山”和“美人”有很多都是没有兼得。而为了兼得“江山”和“美人”却酿成悲剧。古往今来,不乏其例。

我所在的美国克利夫兰医院每年接待四五千名从国外来就医的病人,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来自欧洲、中东、南美,病人到这里来主要是寻求心脏病的外科治疗。近几年,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开始明显地感觉到从中国来的病人在增多。
中国论文网
世界各地的病人之所以不惜花费巨大的代价、费尽周折选择到克利夫兰医院来就医,就是因为和世界上其他任何一家医疗机构相比,这里心脏手术的风险都要低很多――可以低到有些机构的1/10。此外,有一些特殊的手术,其他地方的外科医生一辈子只能做四五例,而这里的大夫可能一年就要做一二百例。因为世界各地的病人都到这里来,医生诊治疑难病的经验就丰富。也就是说,技术水平高的医疗机构,有一个对少见病自然筛选的过程。
对于来自中国的病人而言,情况也是一样。即使在国内擅长做心脏手术的医院,医生也会考虑某些疑难病、罕见病的危险性,治疗的风险如果太大了,医生就未必愿意冒险去做。也有的病人,国内医生主张对其做保守治疗,而病人想做手术,对于那些有条件出国就医的患者,医生就可能推荐其到克利夫兰医院来。
那么,中美之间医疗水平的差距主要在哪里?还是以我熟悉的心脏外科为例:同样是心脏搭桥手术,为什么在克利夫兰医院做出来的手术效果就完全不一样,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要低很多?实际上,原因不仅仅在于手术本身这个环节,还在于包括术前、术中的支持和术后恢复在内的整个过程。
在这里,所有的术前检查都在门诊做,除非有特殊原因,病人都是在手术当天住院,没有人在术前住到医院里。这样的话,病人住院天数短,也节省了费用。术前准备由一套规范的术前教育程序来解决,病人通过看视频或者听护士讲解,自己按照程序来参与术前准备。例如,医生会告诉病人在术前第几天要停什么药;手术前一个晚上需要用抗菌杀菌的特殊肥皂洗澡,洗两次;要用什么漱口。所有这些都通过规范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
病人入院后直接进手术室,做完心脏手术当天送到重症监护病房,当天晚上脱离呼吸机,第二天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到普通病房以后,一般还有几天的恢复过程,医院有专门的心脏手术术后恢复规范,这个规范是干预性非常强同时又很适度的。护士、理疗师每天给病人循序渐进地实施手术恢复程序,术后的每一天该做什么都有规定。比如,病人在手术后起床走动,一开始病人可能觉得自己真的不行,这时候理疗师专门来帮助病人做这个锻炼,一定要做,而且都有详细的记录。
此时,还会有一个病案管理员为病人详细地计划出院以后应如何做。比如,如果病人出院后直接回家的话,家里的住房要上几层台阶、所住的房间离厕所多远,这些情况都要问清楚,因为理疗师需要根据病人的情况,计划好这个病人在术后能走多少路、能不能上下楼梯。如果病人回家后需要上下楼梯的话,在其出院之前就有人帮助他做练习,医院不会在病人安全方面没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让他出院。如果经过评估,病人真的无法上下楼梯,医院就不会让其回家,而是将病人转到一个级别较低的康复中心,待其恢复到许可情况后再出院回家。
从我在美国顶级医院长期工作的经历来看,中美两国之间医疗水平的差距不在于单个医生的技能,也不在于设备是否先进。比如,在做手术时,外科医生切得怎么样、缝得怎么样,这方面当然很重要,但如果只看这方面就太局限了。外科技能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临床诊治的过程需要依靠一个系统对每一位参与者进行严格的训练。作为一名医生,他知道自己的角色,他在整个庞大的“机器”里面,要尽力做到的就是让自己怎么运转到好;同时,也要知道其他“零件”都在干什么,而且所有这些“零件”的运转都是为了病人,为了一个中心目的――那就是病人能够得到好的结果。
所以,美国医疗水平之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医疗团队合作得非常好。置身其中,我可以说它是令人惊叹的。每一个过程都非常细节化、非常个体化,这方面中国目前确实还做不到。所以国内在医院建设方面要想和国际接轨,我觉得在程序的建立和执行水平上,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在《孝庄秘史》这部电视剧里,多情多义的多尔衮,面对美貌而智慧的孝庄,既有深深的爱恋,又有大仁大义的胸怀。他既想要得到孝庄的真爱,又不想完全仰仗使用强力的手段;他既想把孝庄实实在在地拥入自己的怀抱,又不愿让孝庄勉强;他既要主宰江山的权力,又不愿通过任何其他的手段,攫取皇位的宝座。其结局是,既没有当上皇帝,也没有真正拥有孝庄,而且在死后还被顺治“开棺掳尸”,“凌尸枭首”,这个令人难以辨定的“史中遗疑”,真的令观众唏嘘不已。事情已经过去将近500年了,除了朝鲜的李氏王朝宫中略有蛛丝马迹的只言片语,和明末张煌言的关于太后下嫁的诗《建夷宫词》之外,迄今仍无确切的定论。按,外藩与煌言,皆远离宫闱,对其实质未必明确。而《孝庄秘史》又言之凿凿,符情合理地演绎,不由得不让人们感动与叹慨。是的,就孝庄在多尔衮死后的行为表现来看,她孝庄不过是完全为了顺治能顺利承继大位的“柔性”策略而已。

对这件事,网上不乏有慷慨激昂的不同观点的争论,有人以此为据,武断专横地确定了

孝庄已经下嫁了多尔衮。有人还慷慨激越地发表了“其次,我们完全不能认同因为张煌言的《建夷宫词》是出在异地之口、记在异国之文就不能成为历史的证据这一说法!如果这样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能够成为历史的证据的内容还能剩下什么呢?按照这种逻辑推理的话,中国还有历史么?《史记》肯定是假的,《汉书》肯定也是假的,《后汉书》就更是假的了!起码,他们都从来没有在他们所记录的时代里面生存过!他们大的贡献,顶多也就是抄录过一些别人写过的不知真假的文章而已!我觉得,您真够棒的!完全成为中国疑古派的高领袖了!中国史学界疑古派的创始人顾颉刚先生地下有知,也得连说佩服、佩服了!”的言辞。但大多数史学家对下嫁一说并不认同,认为此说不过是民间野史,不可相信。当然,对于这种涉及到皇室尊严的历史,官方的历史里更是难以记载,即使有,也早给顺治们抹得一干二净了。

本文不想过多地纠缠孝庄是否“下嫁”了多尔衮,只想就《孝庄秘史》的多尔衮的行为与情结加以剖析。

多尔衮在权利上,不是没有欲望的。当他在打进北京进了崇祯的皇宫,看着金碧辉煌的皇帝宝座,是心潮澎湃的,他很是有坐上去的欲望的,但他却没有。人生是没有“如果”的,以他当时军事力量,如果他决心登上这个宝座,任何人都是不可与之抗衡的。然后,他没有。可是,假如“如果”成立,他当上了这个皇帝,开元建制之后,再把孝庄名正言顺地纳后,孝庄被纳之为皇后,则江山美人是皆可得到。这样,满清的历史就会改写的。再有,从称叔父摄政王,到皇父摄政王,他也完全可以取顺治而代之,他也没有。这在《孝庄秘史》中,是孝庄的温情与美貌征服了多尔衮。当然,如果多尔衮走这一步,是要颇费周折的,也许会伤害孝庄对他温情的,也许会造成皇室内部的战乱。但如果成功,他可以仍立顺治为皇太子,这也许就不至于遭到“开棺掳尸枭首”的结局。

后,他为了维系他和孝庄的感情,多尔衮把自己定位在“周公”、“霍光”的位置,以期维系和孝庄的“感情”上,维系在皇室内部不发生战乱。但是,在他死后,顺治对他泄愤报复时,并没有得到孝庄的阻止,从这里可以看出,孝庄对他并没有真情,完全是为了她的儿子顺治保全帝位而已,这不能不说是多尔衮的悲哀。

在《秘史》剧中,是多尔衮选中了自己的“掘墓人”,这中间的原因是:他与孝庄是“发小”,他与孝庄有多年的“恋情”,他多尔衮当时的实力强,他想要得到孝庄。也正是多尔衮的“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思想矛盾,使他既没有得到江山,也没有得到美人。这大概也是《秘史》剧的主要意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