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提式有线电话机没了,聊到冬辰

人才发展

北方的冬天

大二那一年11月份的一个下午,我到武汉珞瑜路的长江传媒大厦参加一个记者团的发布会,在学校门口等538路公车,武汉的冬天很冷,我披着好厚好重好长一件外套,…

时间:2017-03-11 04:44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大二那一年11月份的一个下午,我到武汉珞瑜路的长江传媒大厦参加一个记者团的发布会,在学校门口等538路公车,武汉的冬天很冷,我披着好厚好重好长一件外套,上公交的那一瞬间,感觉身后有人在推我,我没有留意,到了公交上坐下来的时候,顺手一模口袋,手机没了!

春芳百华秋赏月,夏沐凉风冬迎雪。

那一刻我瞬间抬起头,环绕一整车的人,所有人都若无其事的坐着,没有丝毫知道我的遭遇以及我此刻心情的表情,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头脑一片空白,接着听到司机在前面操着一口很重的武汉话喊着,“投背投币啦,后面两锅忍……”

回望四季,谁曾动人心扉?

公交已经开动,直到光谷站的时候我突然惊醒过来,于是小心翼翼的向坐在前面的一个男生借了手机,然后给自己的手机号码发短信:

有人惊愕,冬天?你确定?这不是滴水成冰,呵气成霜的季节吗?是的,提起冬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油然而生的第一印象大抵也是如此:它的寒冷让人闻而生畏,包裹严实,足不出户,围炉取暖。就连草木也提不起精神,收敛枝牙静候阳春三月。迈出门,除了白色依旧白色!

亲爱的陌生人你好!我知道是你拿了我的手机,我知道这个东西对你而言卖不了多少钱,但是对我而言很重要很重要,因为我的手机里有很多重要的号码;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把手机还给我把号码本导出来了,我再把手机给你可以吗?拜托你了,祝好人一生平安。

但是一细想,这些印象又好像更多的是停留在自己对冬的初步认识上,反而,调皮,任性,娇羞,神秘,热闹才是冬揭掉面纱后的真容!

几分钟之后,没有收到回复,我把电话拨了过去,果然,关机了。

北方的冬天如此调皮任性,我又怎会去喜欢呢?思忱良久,我想或许正是因为它的调皮任性,我才愿为此,目光多做停留,然后看到了它的娇羞神秘与热闹。

很多年后想起自己发的那一段话,觉得幼稚之极,其实说不定在我编辑短信的时候,小偷早就把我的SIM卡扔出了马路边上,而我此刻还在祈祷着天降奇迹,能够遇上一个好人愿意把我的手机归还,真是讽刺至极。

北方的冬天一般在阳历十二月份就如期而至了!但是雪未必如此守时!

那应该是我人生中觉得漫长的一段行程了吧,公交车上的我如坐针毡,脑子里竟然记不起任何一个别人的号码,想起宿舍里的座机号码,可是也不知道打过去的意义是什么,我需要前往别处去开会,舍友她们也没有办法过来找我,因为手机早就没了……

它很调皮,调皮到很任性:任性到雪什么时候来,那就不一定了,有时它来的早,早到还没立冬就已经从天而降了,有时它来的晚,晚至整个冬天都快要过完了,它才姗姗来迟,有时甚至一整个冬天也不会到来!

到了传媒大厦的楼下,我赶紧冲上21楼的会议室,终于看到了一些很熟悉的面孔,他们看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于是安慰我,发布会还没有开始呢!

更是调皮到让你惊诧:当大雪覆盖万物的时候,百花凋零,腊梅却英姿勃发,大展娇容,从它那纤细的枝干上,绽放出无数金雕玉琢般的黄色花朵,吐出醉人的清香。更常见的便是那白茫茫的世界忽生隐约的一点红及绿,红的是邻家梅花和自家墙下花的一串红,绿的是那山坡上傲立千年毅然不倒的松柏。它们尽管被大雪覆盖,压弯了身枝,可它们依然那么调皮,从树枝的另一侧悄悄露出半个脑袋,饶有兴致又略带娇羞的瞧瞧这个世界,犹如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闺中姑娘,躲在幕帘后轻轻探出一侧脑袋去仰望厅堂的少年郎君!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了一句,我的手机刚刚在车上被偷了。

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调皮!

我期待着大家能有一瞬间的静止,然后是一副吃惊的样子,接下来纷纷过来安慰我,哎呀那你怎么办?你不要太难过了呢!对了新手机用原来的号码还可以复制以前存起来的号码簿吗?

北方的冬天很神秘,神秘的很悄悄:神秘到你睁开朦胧睡眼,推门置出,你会惊愕,昨夜??是谁?悄悄偷吻了大地,留下了白的印迹?昨夜?是谁?悄悄偷换了屋顶的青沥瓦片,留下了一层胭脂白粉?是谁为这枯木悄悄换上洁白的婚纱,让它蓬起的千层长裙摆隐藏了那万条通往庭院角落,通往邻家街头的阡陌小径?还有昨天傍晚,邻家小狗小猫来串门时留下的泥掌印,自家小鸡小鸭在悠闲散步之后留下的脚掌涂鸦都上哪去了?你不知道了吧?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神秘!

我等了三十秒,发现大家依旧在各自聊天,过了一分钟之后,突然有个小师妹说,师姐你丢了手机了啊,那你是怎么过来的呢?

北方的冬天很喧闹,喧闹的难以安静:一场大雪过后,孩童们不畏严寒,不畏大人的严声训斥,偷偷的跟着邻家大哥哥大姐姐们一群群跑着笑着奔向那空旷的空置地,跑着笑着玩起了打雪仗,甚至更有人弯腰抓一大把雪趁着别人不注意,猛地投向别人的脖子里,温热的身体忽遇那凉飕飕的感觉,顿时一声尖叫,引来雪地里的无数人前俯后仰

呃,我丢了手机,也是坐公交过来的啊……

不时又聚一起你推我搡的闹着抢着堆同一个雪人!不时又聚一斜坡处一排排人争前恐后的喊喊叫叫着玩起了滑冰……

接下来就没有对话了,人群里出现一片骚乱,是报社的领导过来了,发布会要开始了。

就这样的热闹孩童们那纯真自然的徜徉着自己的阵阵笑声,那阵阵笑声划过耳际引来野狗的狂呖,划过整个冬天打破了冬的寂静!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喧闹!

后来的几个小时里,我根本不记得发布会上有些什么人他们都上去说了些什么,直到会议的尾声,我听到一个声音,小令就说说你的一些想法吧!

那一刻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于是我万能的自编自导自问自答的潜力瞬间爆发了,我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好长一段,然后是听到有人鼓掌,然后我就坐下了。

发布会结束后,大家开始了自由交流环节,好多人凑上来跟我聊天,因为要应付别人的寒暄,我于是开始慢慢融入他们,然后慢慢地,我渐渐忘记了几个小时以前经历的这场恐慌。

晚上回到学校,我才突然想起来我没有手机了,然后我一个人去学校门口吃了一碗米线,回到宿舍的时候舍友问我,你今天去哪里了呀?

我说去学校外面开会去了。

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说了一句,能不能借我一点钱?

啊!啊!舍友瞪着个大眼睛望着我,然后说了一句,可是我怎么感觉你一点也没有很伤心的样子呀?

我本来以为,这一刻自己终于可以找到一个发泄口了,我可以哭一下了,结果并没有。

我说了一句,没了就没了,我也没办法的。

然后另外两个舍友也回来了,我向每个人借了几百块钱。

第二天我去广埠屯走了一圈,挑了个很是喜欢的手机,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反悔了,然后走到另外一个专柜,挑了一个几百块钱的山寨机,然后心里念念着:反正下次还是会被偷走的,就别买这么好的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我跑了很多校园的大大小小的活动,写了很多篇新闻稿,然后把向舍友借来的钱还上了。

大三那一年,我自己一个人去逛街,然后坐公交返程回学校,我已经不记得当时一开始的情节了,总之就是我上了公交以后摸自己背包的时候,发现钱包不见了。

其实说不上是钱包,就是一个装了很多奶茶店跟打印店的名片的卡包,然后放了一些零用钱。

也是跟一年前丢手机一样,先是脑袋空白,然后一片慌张,我拿出手机,看着电话薄,挑了一个老乡好友的号码打了过去。

我说我的钱包刚刚被偷了。

老乡问,那要不要我借钱给你?

我说不用,我只是想告诉你而已。

这一刻我开始抽泣了,可是汽车鸣笛声太大,电话那一头的老乡根本听不出我丝毫的语气变化。

老乡说,那你回来,我陪你吃完饭吧。

挂下电话那一刻,我的眼泪唰啦啦的掉下来,然后听到公交报站,武珞路丁字桥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