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爱情,偶然我一直对爱情的理解与观点被推翻

人才发展

QQ:1197416909 落笔于2013-7-22广州

以前有位朋友说过,爱一个人即使得不到,只要她幸福就好,那时我真的不能接受这句话。现在静下想想,这是对的,至少心里也存在一份关心,不会空荡荡,岂不是另一种美。

秋日的花朵凋零,留下无声的叹息,如你那明媚的笑靥和远去的背影,你走了,离开长安到襄州任刺史幕僚。我的思念如雨,搅乱心扉,逝去的眼泪,是飘扬着的战旗。

太多的偶然就会有太多的改变,偶然我一直对爱情的理解与观点被推翻,因为偶然的遇见,因为她偶然的出现。

落笔柔若无骨,你投来赞赏的目光,从此生命就此与你结缘。

与她偶然遇见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因为让我还懂得爱情。

听罢,我早已泪眼婆娑,潸然而下,只是没回头。

我的爱情睡醒了,只是谁知这又不是睡得彻底的开始?她无情的一句:”我们做朋友不是会更好吗?”将我一下子由对天堂的幻想变成地狱的真实。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她,不是一个相貌上很美的女孩,有的只是那一份从内里散发出的气质美。她,不是一个喜欢多言的女孩,有的只是那一份文静里透着的小可伊人。她,不是一个喜欢计较的人,有的只是那一份生活里执着的热情。

遥记一个暮春清晨,慕名来访的你,有意栽培于我,只见你濡墨挥毫,笔落飘然,一首《江边柳》便跃然纸上,读来犹若身临清池一畔,聆听溪水潺缓。我撩动发丝,微笑地写下:

或许,亦或者,我真的是一个悻直的人,但似乎我真的找不到一个遗忘的借口。我有尝试努力过,甚至极端的方法也用过,可到头来只是让自欺幽默一番,因为那颗滴血的心始终缠绕着思念与回忆。

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

QQ290453280

长安东南角的一座破旧小院,装满了我褶皱悲伤的童年,儿时记忆大多游弋在古典诗词的字里行间和那隐约闪烁的泪光。严父,一位落魄人士的固执,让我从此失去了玩耍任性的年少时光,换来一代”诗童”的问世。清贫如洗的生活,迫使母亲低头哈腰,携我靠为青楼娼家捣衣缝补。轻歌曼舞,裙褶飞扬,千篇一律的笑脸和那如春风般的柔情,早已令我司空见惯!

对爱情,一直以来都认为看得很透彻,甚至是说可以不拥有,自诩圣人。

这一切,飞卿、子安,或是我,演绎一场泪洗脸的折子戏,落幕后,各自散常

痴情的男人,由来以久在我眼里都是用一个嘲笑的角度去看待,除了愚昧和无知,没有更确切的词去形容。但是我发觉真的没有绝对,如同被沦为一员的我。一阵风拂过我忧伤的脸,会想起她纯洁的笑;一场雨滴答拍打我寂静的心,会想起她温柔动人的嗓音;一片枯叶飘过我惆怅的眼,会想起她纯真清澈的双眸。

影铺春水面,花落掉人头。

与她的遇见,那在我心里死在昨日的爱情重生,因为我明确清楚地听到心脏的跳动,砰砰的声音,刺激我那被现实麻木的中枢神经。

只是才作红丝之系,便赋白头之吟,叫人情何以堪?青涩岁月,谁在谁的流年镂空诺言,谁在谁的波心惊鸿照影?

她说喜欢听陈奕讯的十年,让她怀念起在校园时那段时间。坦白说,其实这首歌我不是很喜欢,但现在每天都要听上几遍。因为我要从中寻找一个答案,一个关于十年的答案。我现在不想跟她做朋友,但只想问她十年后我们还是朋友吗?这是一个执着的矛盾,但更是一个无奈的矛盾。

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梧桐残叶随风旋转,入土为安。曾经以为就此能安宁余生,许子安一世欢颜,却不曾料想春衫换去,纨扇归来。那天,知你已有原配夫人裴氏,应你把她从江陵接来,心,早已潸然泪下,只怕闺秀名门者,可容我这出身卑贱的小妾?而一切竟在意料中,佳梦荒落,如一场华胥引,泪雨滂沱,冰冷绝望的心境。

我对她说过此生非她不娶,她说不会相信我这种誓言。是的,谁又会轻易相信这种承诺,但是我只能告诉她,那一刻,我的心是真的!而现在受伤了的心,即使我可以做到,它未必能做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