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更好的,穿旗袍和马褂的家长

人才发展

据媒体报道,为了孩子在考试期间休息好,不少家长订好了“高考房”。房间号带吉利数字“6”的,出过状元的“状元房”,风水绝佳的“风水房”等等,更是成为抢手货。同时,多地出现“旗袍妈妈团”,为考生加油,寓意“旗开得胜”,此外,还有爸爸穿马褂,寓意“马到成功”一说。而此前,毛坦厂中学万人送考的震撼场面中,头车司机属马,车牌尾号为666。

人生没有重来,贪心有何不可?

祝福考生就是“大的政治”

时间:2016-06-08 22:00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谁都知道,住进“天价高考房”里的考生,未必会有挤着公交回家睡觉的孩子成绩好;穿旗袍和马褂的家长,也未必能给孩子带来好运。

我是在地铁站里看到这句标语的:我要,什么都要。
说真的,看到这句slogan,我第一反应是:很惊讶。我甚至停下脚步,愣了两秒,惊讶的情绪慢慢转变成由衷的赞叹——这句话说得好!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这句话的,但刚看到时,我真的懵了。我出身于传统的中国式家庭,家教严格,从小被教育要谦逊、温和、低调、与世无争,不要过多谈论自己的观点,不要表现出太强烈的欲望。
所以,对我来说,直接开口说“我要,什么都要”是不可思议的。
我确实想要很多很多啊。我想要实现理想,想要变瘦变美,想要周游世界,想要遇见爱情,我想要更好更好的一切。可是,我习惯了压抑和遮掩自己的心绪,羞于把它们公诸于众,总觉得亮出明晃晃的欲望,显得太赤裸、太贪婪了。
所以,当看到有一句话,说出了我想说却不敢说的心声,我先是惊讶,后是惊叹。
近,我的朋友幺幺也让我吃了一惊。
她年纪很小,却满腔勇气。幺幺上周去了趟北京,觉得喜欢这座城市,正好一家公司的老板也欣赏她,于是她回去果断拒绝了学校安排的实习,打包了行李,单枪匹马奔赴帝都。昨天,她的定位已经在望京SOHO了。
她说,她的人生目标是,泡帅的男人买贵的包。这话对我这样中规中矩的人而言,是不可思议的。我未必认同她的观点,但我极欣赏她坦荡说出这番话的勇气。年轻姑娘又嚣张又可爱的样子,真是迷人。
之前和我的编辑梅子姐谈论到她,梅子姐说:她这样的小姑娘,或许代表着一种时代趋势,越来越敢于表达自己,潇潇洒洒,无所畏惧。
有人想要很多很多爱,有人想要很多很多钱。每个人都可以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呀,这没什么好遮掩的。
我们那么年轻,天空里飘着好多缤纷梦幻的气泡。我们手上有大把时光,心里装着英雄梦想,眼前的道路光芒万丈。我们明明有好多好多想追的梦,何必故作老成,假装成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我就是要向全世界宣告,我年轻,我充满勇气,我想要更好的一切。
2005年,乔布斯在斯坦福毕业典礼上演讲,后送给了在场的年轻人一句:StayHungry,StayFoolish.这句话盛行的中文翻译是: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其实,这种解读和原意有偏差。
网上有人解释道:英语里不会用hungry来形容对于知识的追求。对知识,英语用的是“好奇”这个字。一个求知若渴的人,叫做intellectuallycurious或是eagertolearn,但绝对不会是intellectuallyhungry,也极少是hungrytolearn。
用到hungry的时候,针对的其实是“成功”,也就是,hungryforsuccess。所以乔布斯的stayhungry,不是求知的意思,而是鼓励年轻人:要不停地追求成功,永远不知道满足。

但家长不会管这些,想尽办法给考生创造好的条件,大程度地让孩子有一个良好的状态奔赴考场,几乎成了所有家长的共同选择——既然高额择校费都愿意掏,既然为了上学不惜卖房买房,那在高考期间订几间酒店房,用各种方式讨个好彩头,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我想要更好的,穿旗袍和马褂的家长。于是,这句话在网上有了个调侃的翻译:做个欲壑难填的二逼。
昨天,我看了林语堂次女写她父亲的文章。这位“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文学大师,在少年时期就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欲望。
文中这样讲述林语堂:
“世界是这么大,历史是这么长,他求知之欲是这么强,他感到与别人不同。他们好像对生活的要求不多,找一份事做,娶妻生子,随随便便混过一生。他的要求却很多,他要尝到世界的一切,他要明白所有的道理,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什么是美?他有时因为看到一幅美景,会感动得掉眼泪。他想有机会,要游历世界,到世界偏僻的地方去观察人生,再到繁华的都城去拜见骚人墨客,向他们提出问题,请教意见。”
“他感到自己的贪婪,凡是眼睛看得见的,耳朵听得到的,鼻子闻得到的,舌头可尝的,他都要试试。”
我喜欢极了这样的饥渴、这样的贪婪、这样生生不息的欲望。它浸染着蓬勃的朝气,饱含着对生活的热忱。
这样赤诚而热切的心,千金不换。
日剧《对不起青春》里,有这样一句热血的经典台词:人生没有重来,贪婪有何不可?
别怪我贪心,贪心的人才能过得更好啊。我们的好奇和贪婪,就是未来生活的无限可能性。二十岁不会做梦的人,三十岁都去帮别人圆梦了。
我想要的人生是这样的:敢于承认内心的欲望,用尽全力追求自己想要的,并且承担起一切可能的后果。
我想要更好的,我值得更好的,我愿意为更好的一切而努力。
愿你我都活得坦荡,活得明亮,活得贪心而满怀希望。

虽然如今的高考,已经黯淡了“独木桥”的意味,但在当下社会中,高考依然算得上是一种成本低、相对公平的“改变命运的方式”,依然承担了浓重的社会期待,因此,高考压倒一切,为了高考不惜一切代价,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高考中的种种“疯狂”景象,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或不甚划算。可对于考生及家长来说,为考生营造一个良好的高考氛围,此刻就是“大的政治”,没有丝毫道理可讲。毕竟,考场如战场,谁都不愿意孩子因为某些细节问题“马失前蹄”。

每年高考前夕,舆论总是习惯性地将目光投射到河北衡水中学、安徽毛坦厂中学等“高考工厂”身上,尽管众人皆知,这些学校如“集中营”一般的管理方式存有许多让人诟病之处,可是,对于身处其间的家长及孩子来说,全心全意如苦行僧一般学习,只能是唯一的选择,也是好的选择。

因此,在这些重重压力,以及高考基于现实的重要性下,一些家长们创造出一系列高考“习俗”来讨个好彩头,其实和逢年过节张灯结彩图个吉利和好运的想法没啥区别。为了祈盼丰收,我们创造了“年年有余”,为了祈盼孩子考好,家长们创造了“旗开得胜”,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大众心理,是家长对孩子朴素的祝福,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所以,无论是围观者还是社会公众,还是对高考的各种“疯狂”,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宽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