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终究是浮图,她叛逆到老师都放弃了她

人才发展

今天回高中探望母校的时候,正好公布月考成绩。红榜面前有两个十六七岁的女生正在小声的争吵,原因却是因为意见不合。一个安静地听对方说又时不时插上一句,一个滔滔不绝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她们一个安静,一个活跃。

生死相从路无情,九转阴阳随孤行。艺曲同工皆逐古,默认英雄无形束。江山易改本当收,冠冕堂皇滁水流。信问天涯将行路,苦海终究是浮图。

她们两个让我想起了我和小夕。

小夕是我高中同学。那时我是全年级老师的掌上明珠,而她只是一个大家眼中成绩下等的害群之马。

我在家人老师的重大期望下循规蹈矩地学习,以便高考来临时考个好大学,方便以后找个好工作。

而小夕呢,没有人约束她,她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打架,她逃课,她叛逆到老师都放弃了她。可她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继续做她的坏学生。让人奇怪的是,她仿佛和学校甚至有些校外的坏学生都是好朋友。

起初我是瞧不起这种成绩不好到了考试临时抱佛且耍小聪明的人,所以我们一直没有交集。可慢慢地我发现,我竟向往她这样的生活。于是我开始尝试着去和她说话,和她一起逃课。结果被老师抓到后痛骂了她一顿,而对我只是说了句:别被她带坏了。

我忘不了小夕当时看我的眼神,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原点,没有任何交集。仿佛当初一起说话一起逃课只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高考如约而至,并没有因为我和小夕停住脚步。直至高考结束,我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意料之中我被北方的一所高校录取,而小夕似乎也考上了北方的一所大学。

我在大学找兼职,学书法,参加一些有意思的活动,写文字赚取一些稿费。

不知不觉大学已过去两年,就在我快要忘记小夕的时候,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她。她竟然以同声翻译的身份成为各大媒体的采访对象。而就在我为之震惊的同时,小夕的电话打了过来。

这还是高中毕业留下电话后的第一次交集。当初以为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有任何来往,她的电话可有可无。可我偏偏把她的电话一直存在手机里。即使我们一个电话也没打过,即使毕业后一次面也没见过。

接通电话后才知道她已经来到了我上大学的城市,并约我与她见一面。

当我到约定的奶茶店时她已经到了。我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背影。

我们坐好后谁也没有讲话,就这么一直看着对方,终于忍不住同时笑出声来。

她已不再是当初在学校把头发染的花花绿绿一身烟酒味的少女了。此刻的她化着淡妆,让本就美丽的她显得更加高贵。八厘米的高跟鞋职业的过分,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认真的姑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